中国什么东西最贵 ---从唐骏学位门说起

[ 2293 查看 / 0 回复 ]

中国有句老话,叫“物以稀为贵”。那中国什么东西最稀缺?信用。这个不用多说了吧?假烟假药假文凭,毒米毒酒毒奶粉。从商界、政界到学术界,假冒伪劣横行。假名牌不说了,连鸡蛋、黄豆都可以用化工原料做得几可乱真,还大批量销售。前一阵揭出来的石家庄市的团委女书记,除了她性别没假,其他年龄、学历、工作经历、军籍等等,全部是假的。学术界大家可以看看方舟子打假的成果。互联网的资讯这么透明的情况下,还有无数的人明目张胆地剽窃。光从我们海归网就可以看得出来。海归网的原创文章频频被一个叫 icxo 的网站偷过去,不是转载,而是把作者名字改掉,堂而皇之地冠以其版主的名字,而且抗议也没用,人家照样我行我素。他的另外一个网站好像叫什么大都会的也这么干。那个网站的老板,据说也是海归,瞄准了国人作假的“需求”,弄了个“世界品牌实验室”,帮着企业作假,给他们定“名次”,颁“金奖”,再去蒙骗消费者。可见中国作假的市场有多大。海归网上什么贴子被删的最多?学位认 证的广告贴。那简直是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,密密麻麻地层出不穷,删贴删到咱们手软。也难怪,谁让咱们是海归网呢?印一个文凭顶多几块钱,可是卖一个文凭就是几千美金,简直是一本万利呀。

所以,唐骏的学历门,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。唐骏的事情,根本就不是他一个人的错。造假和售假,实际上是整个中国社会无孔不入、愈演愈烈的风气 --- 当然包括我们自己在内。甭看现在对唐骏同学揭批声讨得这么猛烈,在中国这个文化大染缸出来的,有几个人敢声称自己没说过瞎话?不要说中国,其实在西方也是一样。因为是功利价值至上,成王败寇,会忽悠的人在哪里都吃得开。唐博士今天的地位,不能说是靠了他的山寨博士学位上去的,但他能够混到这么高的地位,我相信跟他会忽悠有关。我的那些朋友们,不少就是在西方忽悠上去的。拿中国背景忽悠老外,然后再拿外国背景忽悠中国 ---- 好多人都这么干,特别是咱们海归。据我所知,不少人,包括不少如雷贯耳的名人,是靠类似的手法,把自己卖了大价钱的。老狼冷眼旁观,不是不懂这套,也不是自己就很高尚很正经。以前我忽悠过的事情,比这个唐博士牛叉多了。不过那不是为自己忽悠而已,而且这种忽悠跟唐博士的忽悠,有本质的区别。比如老狼跟唐博士的情况应该很类似,我也被美国常青藤名校录取为博士生过,只是没去读而已。但我并没有去吹自己是常青藤名校的博士。中文网站的流量作弊成风,海归网因为不作弊而排名大幅下跌。于是我们在股东会讨论:我们要不要也作弊?结论是我们决不作弊。信用是海归网这个品牌的特质之一。而且有些底线是无法逾越的。这个底线,就是良心。 “心安”是我非常重要的价值准则,其重要的程度,往往甚至要高于金钱。咱是有点廉耻的人,心不安则不自在。不自在的人生是不值得羡慕的。我的那些朋友们,在饱受其他知情人的底下议论其所声称的资历的不实的时候,我知道他们并不care ---这是他们成功的素质之一(厚黑)。但我不行。老狼也不在乎别人的议论,哪怕举世非笑也无所谓,但是难过自己心里那一关。

但只要是忽悠,真的就说不上能有多高尚,以后我再跟大家讲这方面的故事。我们不妨扪心自问,虽然假文凭没有买过,可是写论文的时候,自己有没有伪造过实验数据?做调查(survey)的时候,有没有编造过问卷?向上汇报的时候,有没有修改过统计结果?写简历的时候,有没有添加过水份?找投资的时候,有没有夸大过自己的技术、产品和收益,或者公司的实力?有没有少报过税?有没有作过无法兑现的承诺?这些事情,其实质都是在提供不实信息,对对方进行误导。

所以我们在谴责别人的时候,更多要做的应该是自省。忽悠作假的根源之一,是社会成王败寇,笑贫不笑娼的功利价值观。即使“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”,强调的还是“有道”,但其终极的价值还是“爱财”。所以大忽悠吃得开,中西方都一样,只是在中国更“无道”而已。之所以更无道,是因为中国没有宗教信仰,去制衡人心的贪欲。有人说改革开放前人们是有信仰的,就是共产主义。可是这种信仰,从根本上违反人性,践踏人的尊严,侵犯人的基本权利。毛主席的教导至高无上,为了听他的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都做得出来。文革时的假话空话大话,达到空前绝后的地步,那也是有“信仰”的年代。文革后这个信仰体系崩溃,形成道德真空。还能够制约一下的,就是人们起码的良心和信念了。所以在中国,批评、监督还是必要的,不能说既然大家都一样,就谁也别说谁了。那社会没有了起码的道德标准,大家互相欺骗,竞自作假,就只能一起完蛋。

当然,这个问题有一定的复杂性。人也不可能在所有的地方都说实话。比如说,“兵不厌诈”。打仗把什么都老老实实告诉别人,那只能是犯傻。其他事情呢?比如说生意,好像也差不多。“商场如战场”。很少有人会如实告诉对方自己的真实成本和利润。但business跟打仗还是有本质的不同,因为商场博弈,并不一定非要是零和游戏,也可以共赢的。想要最大化自己的收益,从长远来说,从全局来说,信用是最基本的基础。金融的本质就是“信用”二字,英文叫“trust”。没有信用,就没有金融。同样,没有信用,也没有 business. 造假和售假实际上是以最小的个人成本,去追求最大的个人收益。可是造成的结果,是整个社会的交易成本无限高涨,乃至崩溃。我过去住的那条街,卖包子的从来不吃自己做的包子,而去买饺子店的饺子;而卖饺子的也从来不吃自己做的饺子,而去买人家的包子。这两家对自己做的馅心里门儿清(不是死猪肉就是病猪肉),却自欺欺人,去吃别人的假。同样,卖假药的,自己却喝到了毒酒,自己的孩子吃到了毒奶粉。假的东西遍布整个社会的时候,就没有任何人可以幸免。

而且,假的东西可以乱真的时候,真的东西的价值就没有了。千里之堤,溃于蚁穴。别的不说,比如现在政府如果作决策的时候,依靠的却是假数据,那险境就比“盲人骑瞎马,夜半临深池”还甚,因为那不过是“瞎”,至少自己还知道“险”;而假的信息却会引导你误入歧途。所以虽然中国看起来迅速地繁荣富强,可是那些看起来金碧辉煌的雕梁画栋,其基础是很不牢靠的,而且里面却皆尽蛀空了。汶川地震倒了那么多楼,死了那么多人,可见这种做了假的建筑是经不起震荡的,来点强风都够呛。所以现在好多爱国壮士热血沸腾地嚷嚷说要跟米国打仗,在我看来,那简直就是找死。我大清当年的北洋海军,据说排世界海军的五强之内,陆军数量为世界之首,可炮弹里面装的是沙子,演习只能在靶船那里装上炸药去蒙骗上面,跟日本人打仗,一触即溃。信用在中国之贵,可见一斑。

另一方面,国内的一些做法,尤其是法律,比如税收和新劳动法等,往往将几乎所有的公司,尤其是那些在生存线上挣扎的中小企业置于非法的地位,因为不违法、不欺骗,企业就无法生存。这当然对执法者处置起来非常便利 ---- 没有抓不到把柄的,看我高兴抓谁而已。达摩利斯剑高悬于头,随时可以落下来。可是这将欺骗作假处于一种常态,无人不骗,无人不假,不但法律的尊严当然无存,信用也荡然无存。政府在立法上的许多问题不解决,一方面自己的信用无法树立(比如宪法这种根本大法,很多条文很明显地是在说假话,跟实际不符的),另一方面,法律如同虚设,有法不依(很多时候也没法依),社会信用失去了参照系,失去了标准。大家都骗,都假,那就谁都别说谁。没有最黑,只有更黑,最后变成了黑的竞赛,假的竞赛,而且愈演愈烈,以加速度滑向崩溃的深渊。

信用是如此地重要如此地贵,所以我们应该一起来在中国重建信用。在忽悠作恶的时候,有两只眼睛在盯着你。一只眼是自己的良心,这个我在上面说过了。但单靠个人的良心是不行的,另外一只眼,就是要建立社会的监督体系。这个体系遵循公开,公平,公正的原则,不是靠少数人去打假,那个作用非常有限,而是整个社会的全体公民一起来打假,去维护自己的权利。这个体系不会因人而异,不管是谁,哪怕是自己骗了人,也一样会受到监督和惩罚。我们将会发起建设这么一个体系,去出售中国最昂贵的东西----信用。也希望到时候,大家一起参与,来帮着添砖加瓦,推广传播。

我们还应该提倡兢兢业业、脚踏实地地做实事的风气,而摈弃那种急功近利的浮躁风气。正如体育比赛一样,名次是重要的,冠军也是我们的梦想,但那决不是体育精神的真谛,也不是我们的终极目的。鲁迅说:“优胜者固然可敬,但那虽然落后而仍非跑至终点不止的竞技者,和见了这样竞技者而肃然不笑的看客,乃正是中国将来的脊梁。”以此与大家共勉。
分享 转发
TOP